白白白白xi

经常开坑不填/主吃周叶/偶尔all叶

我今天是欧皇!
李怼怼我爱你!!!
老公!

【澜巍】没有标题的小短文(end)

BE预警!

回坑预警!

――――――――――――

挂了电话的赵云澜愣在了原地,林静的反应和老邻居的回归就好像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个叫沈巍的人,仿佛他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一般

“不……这一定是不是真的,小巍一定是在和我开玩笑”仿佛是为了验证这个事实,赵云澜发了疯的跑了出去,跑到有沈巍痕迹的地方一一验证

“没有……为什么没有!!!”赵云澜颓然的瘫坐在地上,他去了一切沈巍曾经待过的地方,结果都是“查无此人”,就连他任教了很久的龙城大学都没有一个人认识这位赵云澜口中的“沈教授”

赵云澜心中泛起阵阵寒意,他不相信自己这几年来和沈巍的相处都是假象,明明在自己的记忆里有着这么多和他相处的点点滴滴,可别人却没有一点点有关他的记忆

曾经有多相爱,现在就有多凄凉。沈巍的消失带走了赵云澜所有的理智,他开始疯狂的寻找他,并且不断的向自己身边的人证明沈巍的存在

结果不言而喻,所有人都认为他疯了……

只有特调处的所以人相信赵云澜,他们知道赵云澜不会无缘无故的变成这样,唯一的解释就是赵云澜说的是真的,而他们的记忆被人不知不觉的篡改了

所有人开始在空闲之余开始帮忙找人,地上、地下,能找的都找了……还是没有沈巍这个人的痕迹

渐渐的赵云澜停止了这个举动,所有人都以为赵处放弃了,本想劝他宽心,再去谈一段感情

可众人却发现他们的赵处话渐渐的少了,并且喜欢上了画画

只要不出任务,赵云澜就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画画,而他的每一张画都只有一个人,而且都是同一个人,都是那个据说是“沈巍”的男人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赵云澜的绘画的水平越来越高,笔下的沈巍也越来越灵动,伴随着的便是赵云澜日渐消瘦的身影

又是一年

赵云澜辞去了特调处处长的位置,独自搬到了一个远离龙城大学的房子里,原来的房子他也没有卖,除了定期去打扫外,从来不在里面逗留

他怕……他怕他会渐渐相信和沈巍在一起的时光,都是自己的臆想,他只能一遍一遍的在纸上描绘自己爱人的模样,以此来告诫自己,他是真实存在的 是他赵云澜的爱人

沈巍已经离开了十年了

在这十年的时间了赵云澜从未放下过画笔,画稿已经堆了厚厚的一打,有些画稿的纸张已经开始泛黄,赵云澜不得不去重新的整理他们

费力的将所有东西都收拾好,准备转身回去继续画画的时候,突然睹见刚刚放画稿的地方出现了一封信

赵云澜瞳孔猛的一缩,他认得那封信!那是沈巍的字迹,欣喜若狂的冲过去,信封上“云澜亲启”格外引人注目,颤巍巍的打开了信

云澜:

     我应该已经走了十年了吧,很抱歉我自作主张的将属于我的一切都抹去,当年的事情始终对我造成了不可逆转的伤害,我无法继续陪着你,只能用这种方式让你忘记我,如果你还能看到这封信就证明我失败了。所以…云澜别在记着我了,忘了吧……沈巍死了……

                                                                沈巍

看完信后赵云澜笑了,还好自己没有放弃沈巍,心里默默想着“小巍,你等着我,我一会来找你算账”

翌日

大庆按时来给赵云澜送饭,敲了敲门没有人应,暗自说了一声“这个老赵,又开始画画了”然后轻车熟路的从窗子上翻进去

只看见赵云澜静静的躺在床上,穿着他最得体的衣服,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手里紧紧的攥着那封信

仿佛早已做好准备一般,大庆并没有想象中的悲伤,赵云澜这几年的状态大家都清楚暗藏死志的眼神是怎么都掩盖不了的,他倔强的活着也只是为了证明沈巍的存在

一瞬间大庆脑子里涌入了一段沈巍的记忆,同一时间特调处的人脑海里也出现了一样的记忆,他们都想起来了,想起了沈巍的存在,也知道了沈巍最后离去的地方

他就将自己放在了龙城的公墓里,只是赵云澜不相信沈巍死了,才没有将他发现

三天后,赵云澜的葬礼,他们将他二人合葬。再没有谁能将他们分开了

――――――――――――――――――――――――――――――

很抱歉最后一张拖了我这么久,有好几个月了叭

还好完结了,原本打算双结局的,最后还是放弃了,只想让他变成BE,谢谢还在等结局的小伙伴

最近马上要艺考了,考完我在开新文叭~想写快穿,有可能?不会是同人了吧。也希望大家喜欢

期末考都加油呀!

撒泼卖萌的求评论(虽然没脸要m(._.)m)

【澜巍】没有标题的小短文(5)

tip:居老师来翻我牌~给你媳妇加鸡腿
        可能ooc,虐在居老师身,疼在老白心
       用小说里的梗~可能会穿插剧里的情节

感觉像是一场梦,梦里一个叫沈巍的男人闯进了他的生活,最后梦醒了人也消失了

赵云澜不相信这只是一场梦,觉得这是沈巍给自己开的玩笑,扑进被子里开始翻找自己的手机,准备打电话找人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清查证后……”机械的女声从听筒里传来,空号的提示回荡在赵云澜的耳边。从前的沈巍没有手机,但自从和赵云澜在一起之后,被赵云澜强迫着买了情侣机,电话号码也是两个一起去挑选的,突然之间就变成了空号……

一瞬间的恐惧淹没了赵云澜,这才想起来沈巍家在自己的对门,连鞋都来不及穿,急匆匆的去对面敲门

“咚咚咚……”随着敲门的声音,屋里也响起了脚步声
听见声音的赵云澜有些欣喜,原来沈巍回家了啊,但这种欣喜在打开门的一瞬间变成了惊讶,一对老夫妇给赵云澜开了门

赵云澜记得这对老夫妇,是沈巍之前的屋主因为有事出国了,以前对赵云澜还挺照顾的

老夫妇见敲门的是赵云澜,双双露出慈爱的笑容,又把门打开了些邀请赵云澜一起过来吃早餐

婉言谢绝后,问了老夫妇一个问题:“二老怎么又把这房子买下了?”

“恩?我们没卖过房子啊”

老夫妇的话刺激着赵云澜的神剧,强迫自己冷静后,赵云澜拨通了林静的电话通知他们帮忙找人,他有预感……沈巍一定瞒了自己一些事情,一些关乎他性命的事

“喂,老大,今怎么起这么早啊!”

“别贫了,沈巍不见了快通知大家帮我找一下”

“哟,老大新欢啊!沈巍,听名字怎么感觉是个男的啊?”

“我没时间和你闹!沈巍真的不见了”

“好好好,老大有照片么?我们又不认识人怎么找啊??”

赵云澜刚准备翻手机发照片突然一愣,等等……照片??不认识沈巍???不可能啊!!!林静他们怎么可能不认识沈巍!!

“喂,林静你确定不认识沈巍吗???”

“啊?不认识啊,怎……”

林静话还没说完,就听见手机传来的“嘟嘟嘟……”电话已经被挂断的提示,坐在电脑前喃喃自语:“老大今天吃错药了啊”

ps:答应给你们更的一章~虽然不是肉啊~别嫌弃嗷
    下次更新要到11号会考结束以后

我圆满了!!!

明天给你们更新一章!!!!!
后天会考居老师!北老师!保佑!

最近的澜巍文~
今天开始停更,我们明天开始期末考了
十号和十一号会考,等会考完了先给你们更章肉(flag立这了~)
就最早可能星期六更新,然后又停两天
或者十一号以后开始更新~对不起啦

也祝最近要期末考镇魂女神男神们考试顺利
记得哦今天18:00镇魂更新~记得去看嗷

错过了直播仿佛错过了一个亿……

【澜巍】没有标题的小短文(4)

tip:居老师来翻我牌~给你媳妇加鸡腿
        可能ooc,虐在居老师身,疼在老白心
       用小说里的梗~可能会穿插剧里的情节
    没有肉没肉~

怀里的人挣扎的越来越厉害,身体也开始止不住的颤抖,突然沈巍吐出了一口黑色的血

“别吓我啊!阿巍!”看见黑血的一瞬间赵云澜就彻底崩溃了,呼喊沈巍的声音也带上了一丝哭腔,双眼已经发红,眼睛里充斥着悲痛

沈巍已经停止了挣扎,呼吸也渐渐的平稳了下来,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沈巍醒来发现自己被赵云澜紧紧的抱在怀里,抬头就看见赵云澜发红的双眼,有些失神,记忆中的这人好像的第一次露出这样脆弱的情绪,一时间笑了出来,轻轻的拍了拍赵云澜示意他把自己放下

“云澜,我感觉好多了”

“我知道,我知道……你别说话了好好休息好不好”

“我真的好多了,刚刚的血就是一直伤害我的东西”

“……”赵云澜没有接话俯身查看了刚刚的血迹,的确像沈巍说的一样,蕴含着大量可以伤害地星人的物质

自那口血之后,沈巍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看着他渐渐有血色的脸,赵云澜悬着的心也渐渐的放下了,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赵云澜也一样,因为沈巍的好转,前几天的低压都一散而光,还哼起了小曲

赵云澜愉快的样子似乎也感染到了沈巍,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只是……这笑容似乎有些不达眼底,闭上眼睛遮盖了刚刚的情绪,转身替赵云澜理了理衣领,二人一同出门工作

一天的工作很快就结束了

离特调处下班还有两三个小时,赵云澜抄起钥匙准备翘班去接沈巍,还未走到门口,就感觉有人正开门进来。刚打开门发现沈巍站在门口

“老婆!今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是不是想我了啊”一开门就看见沈巍,赵云澜承认自己荡漾了~

“咳……没今天……没课”好吧,沈老师还是不习惯这样直白的调戏,耳朵染上了一层绯红

看着沈老师红透的耳朵,赵云澜觉得自己精尽人亡的值得了!当即拉着沈巍回家去

特调处一群人看着赵云澜猴急的样子,脸上都是一副别和我说话,我不认识他的模样

刚刚将门关上赵云澜就吻上了对方的唇,像是品尝什么美味似的,虽然急促但又小心翼翼的吻着

(后面的拉灯!你们懂得)

第二天清晨

赵云澜摸了摸身边的位置,发现早已没了温度,以为沈巍起床做早餐了,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叫着沈巍:“老婆~怎么气这么早啊”

等了一会发现没有人回应,猛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沈巍收拾干净的屋子又变回了以前的模样,衣服到处都是,鞋架上还放着干洗店送来的衣服

看着眼前的景象……赵云澜没有动作,只是静静的坐着,注视着屋里的一切

ps:主要是为了推进剧情~所以把肉cut了~应该会补的吧,嘿嘿嘿!

然后昨天的文,其实昨天发时候我还没写完~然后手贱发了……等我跑完操回来准备补救的时候就晚了~所以有点点短

后面高能预警,准备最后一虐,结局还不定很大可能还是BE

【澜巍】没有标题的小短文(3)

tip:居老师来翻我牌~给你媳妇加鸡腿
        可能ooc,虐在居老师身,疼在老白心
        用小说里的梗~可能会穿插剧里的情节
――――――――――――――――――――――――――――――

赵云澜就这样看了沈巍一夜,直到听见窗外的鸡鸣,才发现已经天亮了,心里充斥着的心疼、自责还有害怕失去沈巍的恐惧让赵云澜忘记了一切

看着已经渐渐亮起的天,赵云澜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身体,将怀里的人轻轻放下,也许是离开了熟悉的怀抱有些不适应,沈巍不自觉的向赵云澜的方向挪了挪。看着这人下意识对自己的依赖,赵云澜有些心疼的吻了吻沈巍的额头,起身去给他准备早餐

自从沈巍身体不好开始,赵云澜就包揽了一切家务活,还特意去学了药膳,一切事都亲力亲为,只希望这人的身体能好起来,现在……这个愿望可能要落空了……

直到早餐做好,沈巍还是没有要醒的意思,不知道是因为昨晚累到了还是嗜睡的毛病又犯了,刚刚自己弄出了的响声也没有将这人吵醒,不忍心打扰沈巍,赵云澜只好先把早餐放在炉子上温着

顺手拿起了手机打算和特调处的人知会一声,自己要请假

“喂,汪徵啊我今天就不去了,我老婆今天不大舒服!”

“知道了,赵处”

“对了,让桑赞帮我查一下本源怎么修补”

“好,赵……”

还未等汪徵回答完,赵云澜挂断了电话,电话另一头的汪徵无奈的摇了摇头,自从沈教授身体不好以后,赵处就经常请假照顾人,就算来特调处上班,也是早早的翘了回家

挂了电话后,赵云澜将口袋里的烟拿了出来,没有点燃只是叼在嘴里,眼睛注视着床上的人

突然,床上的人开始挣扎了起来,赵云澜见状将嘴里的烟扔掉,快速的跑向沈巍

沈巍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嘴唇,力气大的将嘴咬出了血,赵云澜赶紧将沈巍抱起,焦急的呼喊着沈巍:“阿巍!阿巍!!”

【澜巍】没有标题的小短文(2)

tip:居老师来翻我牌~给你媳妇加鸡腿
        可能ooc,虐在居老师身,疼在老白心
        用小说里的梗~可能会穿插剧里的情节
        还是没有肉~
事后

毕竟还是顾忌着沈巍的身体,赵云澜只要了一次就抱着沈老师去洗澡了,感受着怀里的人消瘦的身躯,这人原本就没什么重量,现在轻的好像一张纸一般,赵云澜的心理一阵阵的抽痛,到底……还是自己没保护好他

洗好后,赵云澜将沈巍抱在怀里,轻轻的给他按摩腰缓解酸痛感,没有追问沈巍本源的事情,沈巍知道并不是赵云澜忘记了而是这人在等他主动的坦白一切

“是山河锥……”没由来的开头,赵云澜却知道这人是在回答他之前的问题,他没有接话只是示意沈巍继续

“上次帮助汪徽将桑赞的能量体聚集,耗干了我的力量,加之圣器对地星人的副作用,我就被他反噬了……”

赵云澜一愣,按摩的手也停顿了下来。没想到……是这样,当时自己好像也求了情来着,可能是习惯了黑袍使的强大……

感受到自己腰部的力量消失了,沈巍知道赵云澜又开始自责了,自己不告诉这人本就是不想让他担心

“对不起……我……我当时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赵云澜一下子就慌了,内心害怕失去他的恐惧一下就被放大了,只能将自己怀里的人抱得更紧

赵云澜的力气大的惊人,沈巍一时间被勒的有些难受,轻轻的动了动,感受到了怀里人的动静,赵云澜感觉放轻了力道,但还是紧紧的抱着沈巍

“后来为了追烛九,用了黑袍的形态又遭到了反噬,当时我的身体就已经是伤痕累累了,那时我就已经感觉到本源出了问题……”

赵云澜越听越心惊,伤痕累累……这人到底蛮了自己多少东西,想着上次沈巍为了带自己脱困,要求自己砍掉他的手时的云淡风轻……自己还以为是他占着自己是黑袍使的缘故……却没想到是因为受伤的多了……不在乎了……

沈巍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轻微的呼吸声,发觉怀里的人睡着了,赵云澜轻轻的调整了姿势,方便沈巍睡得舒服

赵云澜没有睡,只是静静的看着怀里的人,一看就是一夜……

――――――――――――――――――――――――――――――

关于肉
对不起m(._.)m
暂时没有~我可能会在正文完了之后再补更肉
嘿嘿嘿嘿
还有一个BE预警,我估计结局不会太好……暂时没有想到怎么把沈老师救回来的办法
玻璃心的镇魂女孩们就抛弃我吧(如果是HE还是要回来嗷,笔芯!)

【澜巍】没有标题的小短文(1)

tip:居老师来翻我牌~给你媳妇加鸡腿
       可能ooc,虐在居老师身,疼在老白心
     用小说里的梗~可能会穿插剧里的情节
     心里耿直的觉得应该给老赵一个反攻的机会了(虽然没肉)

“咳咳咳……”

赵云澜有些担心的看着沈巍,上次被鬼面用忘川水所做的冰锥钉入心脏后,虽没什么性命之忧,但身体总归还是受了影响。原本只是有些白皙的脸变得有些苍白,还开始变得有些嗜睡,睡着时微弱的呼吸让赵云澜以为这个人离开了他

看着赵云澜皱起的眉头,沈巍知道自己的身体又让这人担心了,放下手中的教案,伸手将身边人的眉头慢慢抹平,他不希望这人有一点不开心,哪怕……是为了他

“云澜,我没事的……鬼面虽然将冰锥刺入我的心脏,但还不至于伤害我的本源,我……”

“等等,本源?你的本源受伤了??”原本只是为了让赵云澜放心才说的,没想到却被赵云澜从沈巍的话中捕捉到了关键的地方,刚刚被沈巍抚平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

沈巍心里咯噔了一下,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暴露了什么,他不能说,但也不愿意骗赵云澜。起身紧紧的抱住赵云澜,保持着沉默

砍沈巍的样子赵云澜知道他是不肯说了,只能自己慢慢回想着他受伤的经过

“是不是因为圣器?”感觉到抱着自己的人身体变得有些僵硬,赵云澜知道自己找对方向了

“轮回晷还是山河锥?”

“……”沈巍没有回答,抱住赵云澜的手开始不安分起来,四处游走在那人的脊背上点火

赵云澜一愣,第一次见到这么主动的沈巍心里不由的有些雀跃,转头一想沈巍这么主动只是为了掩盖自己受伤的事实,心里更加气愤

事实证明,禁欲系美人撩拨人的魅力还是显著的,更何况撩拨自己的还是自己心尖尖上的人,赵云澜一时间情难自禁,强忍着自家兄弟的渴求,将沈巍抱得紧紧的,用力的嗅着他身上的味道

沈巍听着粗重的喘息声,知道自己刚刚的撩拨起作用了,抬起头轻轻的吻上了赵云澜,如同呵护珍宝一般轻柔,迎上了赵云澜灼热的目光,轻轻的点了点头

赵云澜到底还是顾忌着他的身体,就算沈巍点头也不敢有什么动作,只能强忍着自己的欲望

见赵云澜没有动作沈巍知道这人还是顾忌着他的身体,本想借此转移他的注意力,没想到……

“云澜,我们……做吧”

“除非……你告诉我”

到底是自己爱了一万年的人,沈巍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赵云澜的要求

看沈巍答应了,赵云澜也不怕他反悔,迫不及待的吻上了自己肖想已久的唇瓣,狠狠的吸允,等怀里的人被吻了浑身无力时,拦腰将人抱起,向着卧室走去

ps:别给我寄刀片!相信我嗷